千棠佛果

若我长时间不在,那便是困于工作与游戏中

冬梅真的是我心目中非常完美的那一位了!呜呜呜呜呜呜我要吹爆他!

自己是炎黄子孙真的太好了!

前辈他怎么能那么好?好温柔啊我也想被他摸头被他夸是好孩子!

想带他去看看更广阔的人世,让他看看千百年后人类繁衍传承的盛况,告诉他我们——我们人族让这个世界变得光彩夺目。

很想坐在他身边听一听上古的那些事,听一听先人是如何抗击天意、以死博生。

想来人俯仰一世,当是敬天敬地敬祖先。

怎么能有人把那么多优点集于一身后还那么柔和广博呢?思索着既然是他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所以不管他的容颜多么温淳俊朗,我都生不出亵渎他的心思,我只想遵循血脉的本能去尊敬他、赞美他。

纵然只能梦境相见,此生亦无遗憾了。

【GGAD】倒放人生

Summary:我从人生的尽头往回走,与你再次相遇在盛夏之际。


如果一个故事一定要有个开头,我们不妨先谈谈它的结局。

往事从何说起呢?是从湖心小岛的白色大理石棺被掀开、纽蒙迦德的上空闪过的绿色光辉,还是从黑色高塔上坠落的苍老身影、或者一个有着闪电伤疤的小男孩登上了去往学校的火车?

纵观历史,不难发现事物的质变来源于日常的累积,雪山的塌方只因最后一片雪花。我们聊着惊心动魄的往事,好像血液在心湖里鼓噪,因不凡的传奇心驰神往。但对当事人来说,未来或许只是水到渠成的决绝、漫长计划的收尾。当人对一切有了既定的规划和安排,你就会发现人生已经失去了全部波澜,平静得像午后喝一杯红茶。当然...

杂谈-2018.11.11

我在思考一个问题:为什么有人喜欢吃年上?

并不是年上不好,我对喜欢年上的人没有任何意见,这只是萌点不同。

而是往往年上的话,意味着年长一方可以以超过另一方的资历、见识或者权利去获得年轻一方的仰慕和爱恋。

如果他们是真心相爱,那么完全没问题。年长的可给予年轻的指引,让年轻的那一个走得更好。但一切的前提是:两人是经过充分的了解对方、明白对方的缺陷与优点,并且是完全自主而不是被诱导的爱上对方。

这就是年上的问题所在。因为年长的那一方完全可用权利等因素操纵年轻的那一方,他可能并不是爱年轻人而只是满足自己的控制欲。

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两人的地位不可能平等,不平等就意味着支配与被支配,如果被支配者...

【警探组】主视角

Summary:片段,生活


 (一)

清晨过早,灰蓝的天空,未沉的弯月。

把你的手放进我的衣服口袋,不不不,不要和我说你不冷。让我感受你的温度很重要。

“走回去吧?”你说,脸上还带着褐色的血点。

“走回去吧。”我说。

我们可以绕点弯路、走点小路,然后一直走下去。雪屑像糖霜,体温像火炉。

“下雪了。”

“你的眼睛像蓝水晶。”你说。

“这是夸赞?”我说。

“不,我在描述美的事实。”你的声音轻若飘羽,化在风里。

“真的?”我的心脏泵出热乎乎的红色血浆流遍全身,它想必已经炸成烟花。

“那么你就是梦境的本身。”


 (二)

“外面是下...

【警探组】一半是海一半是火

summary:他们一半是海一半是火。但火不是火,海不是海。一个很主动、黏人、特别积极又十分热情的康纳。

-结婚同居前提

-攻受自由心证(无差)

果然被屏蔽了,走外链。

《【警探组】一半是海一半是火》

 补档随缘居2018年11月8日


虽然我写过很多黑康……但这个康纳真的就只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小年轻😂他什么都不想管,就想要汉克的亲亲抱抱举高高而已


谢谢观赏。如果你喜欢这篇文,可以留下你曾经来过的印记哦~你们的留言和点赞都是我写文的动力。